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水稻价格 >> 正文

【荷塘】萝卜花(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连续几天小山村子里不停地飘着细如牛毛的细雨。说来,这春雨对农村而言可是贵如油呢,可这一连几天下不歇的雨,倒使人有些急躁起来。

这不旺财婶在院子里正忙着拿草苫子盖柴禾,一边忙碌着一边嘴里催促着老头子旺财:“我看那,就别再指望着雨停了,这天气集市是去不了了,卖的菜反正烂不了,你还是快去地里看看吧,该耨的耨该补的补吧!”

正在屋子里看卦书的旺财,一只手推着一条腿的老花镜,另一只手翻着书,大声回了句:“这天气啥也干不了,地里根本下不去脚啊!再急的事,也得等雨停了再说,急也没个用啊!”

“没个用,没个用,你天天翻那破卦书就有个用呀?我看你就是懒,找个借口闲着耍,人歇着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肚子也歇着,中午就别吃了!”屋外的旺财婶听了老头子这话,就发起火来了。

旺财婶几句话说得不痛快了,她一甩手把围裙一解,往篱笆院墙上一扔就进了屋,不由分说,一把夺过旺财手中的卦书,用力往地上一摔,喊道:“集上什么东西不能买?买本破卦书,天天捧着看,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文曲星下凡了咋地?是能看出二两黄金了,还是看出三两银子来了?难不成是想成仙啊?”

“嘿嘿,瞧你这脾气,动不动就爱生气,这对你身体不好啊!成仙,我才不干呢,说吧,啥指示,我这就去干,你还用着发这么大脾气吗?”

旺财嬉笑着,把书从地上捡了起来,拍打拍打书上的灰尘,放到了茶几上,准备出去忙点什么。恰此时,萝卜花(因为她眼里有颗萝卜花,村里人就都叫她“萝卜花”)抱着雀儿蛋进了门就嘻哈笑道:“老俩口子在干嘛那,大白天的躲在屋子里说悄悄话啊,也不避讳避讳人儿,哈哈……”

“哎呦,是雀蛋儿妈来了啊!今儿咋没出去干工?”

旺财婶随手给雀儿蛋抓了把子花生,说:“啧啧,你看看这雀儿,几天不见都长这么大了。要说什么也看不见长,这雀蛋儿可真是见长着呢!”

听着旺财婶如此赞美的话语,萝卜花满脸绽开了花,“婶子就可真会说话啊!”

旺财看着萝卜花和自己老婆聊得正欢,就打个招呼,“雀儿妈,你俩唠着,我出去走走,看看能干点什么活不?”

“叔呀,这天集市上是没人了哈,菜是买不了了哈!叔,外面可是下着雨呢!”萝卜花笑着说。

“去地头走走,看看苗儿出的齐不齐,是不是得补补苗儿了?这雨啊,我看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的!”

“补啥呀补,这粮食贱得一分钱也不值了,还不够种子钱呢!我都不打算种了,等明年,我就荒着地,啥也不种了,爱咋地咋地去吧!”萝卜花将雀蛋儿放在炕沿上,自己也坐了下来,边剥着花生给雀蛋儿吃边对旺财说着话儿。

“都不种地了,那人都吃什么?叫我说呀,地啥时候也得种,粮食啥时候也是宝中之宝,种地是咱们庄稼人的本分!”旺财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萝卜花不屑地说:“哼,谁种我也不种了,我进城去做买卖!”

“话说了也就算了,咱庄户人嘛,长远的日子那还是要种地的,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啊!”旺财叔扔下一句话,扛起一把铁锨走了。

这旺财这一走,萝卜花儿就和旺财婶子手拉着手拉起家常来:“嘻嘻,有件子事儿早就想和婶子说呢,一直也没得闲。”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旺财婶听到此话,感觉得她的话里有话,顺手拿起儿子喜子的衣服,钉着快要掉下去的纽扣,竖着耳朵听着萝卜花下面要说的话。

“婶子,你总是不得闲着,这家里家外的,要不是你这么操持能干,他旺财叔能有这好日子过吗?不是我说,我看他是好日子给烧的哈!”

萝卜花这么一说,旺财婶越加感觉不对味了,难不成这旺财有什么话柄落在了她萝卜花手里了?旺财婶有些狐疑起来。

忽然想起不久前,她感觉旺财叔的账对不起来,好似少着那么几百元钱似的。就质问旺财,刚好当着喜子舅舅的面,旺财说是借给喜子舅舅用了,喜子舅舅愣了一下,说:“是呀,是呀,是借给我急用了,姐夫是老实人,不会撒谎的,我也会尽快还上的!”

旺财婶虽然当时感觉喜子舅舅那神情有点怪怪的,她也没有再多想什么。现在想来,旺财确实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于是,旺财婶就对着萝卜花说:“雀蛋儿妈,咱说归说笑归笑啊,你旺财叔可是个大好人,老实巴交的老农民,他可是什么祸也没闯不下的!”

“哎呦呦!哎呦呦!旺财婶儿,我是一直都想说的。其实,全村的人可是都知道的呀,他旺财叔表面看着老实巴交的,可他肚子里花花肠子也是有的……”说到这里,萝卜花忽然感觉有点冒失,立刻把话打住了,舌头伸了伸,硬是把话给憋了回去,“算了,婶子,我还是不说出来的好。你也是知道我的,我是从来不喜欢嚼舌头根子的!”

“你看看你,这叫啥话?哪有话说一半留一半的理儿。今儿,你还就得把话说完,说明白了,要不我还不被你闷死呀?”这旺财婶岂是省事儿的主,她要萝卜花儿把话给说全了。

萝卜花见事已至此,就只好竹筒倒豆子了,“婶子,你是知道的,咱们村子里那柳家婆娘冬秀是个什么货色呢?”

“她是什么货色不是什么货色,和旺财有啥子关系么?你这话,我是越听越糊涂了!”旺财婶子一听到柳家冬秀,心里就打了一个激灵,缝扣子的手差点被针刺到了,旺财婶就停下针来,用嘴咂了砸手指头,心里想着,难道旺财和那个主儿暗地里有什么来往?尽管有了一点猜疑,但表面上她依然不动声色,继续听着萝卜花说着。

提起柳家的这个婆娘,在村子里人缘不算太好,她刚过门没几年就生下两个孩子,她家的顶梁柱儿大柳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受了重伤,下半身瘫痪了,一直卧床在家,什么也干不了。虽然有了点赔偿,但也没有解决什么大问题,大柳治病,孩子上学,家里老人平常素日的生活,全部重担落在了冬秀的身上。

想想那冬秀也很是不幸的,年纪轻轻的,守着个活死人,可又能怎样呢?

前些年,冬秀和外地来村里包地种的金子合伙种地,就有了一些不好的传闻,接着又和本村子里的拐子走得近了些,重体力活拐子时常去帮着干,因此就流言四起了。无事的几个老婆媳妇凑在一起就是一台子戏,咬着耳朵神神秘秘地说着冬秀和拐子的一些传闻。因此,村里的人也都躲着冬秀,怕惹上了闲话。

只听萝卜花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哎呦呦,我的旺财婶子,若要是没什么,那旺财叔他咋给了柳家老婆冬秀钱呢?这能是无缘无故的事儿吗?他咋不给别人钱?单单给她冬秀钱?就因为她冬秀长得漂亮又年轻啊,哈哈……”旺财婶听罢,顿时,心里腾儿一下子就起了一把火,气得脸都变了色了。

萝卜花剥了一颗花生扔进自己嘴里嚼着,香脆有声,她又继续说道:“婶子,话又说回来了,这事冬秀不说谁会知道?这可是冬秀自己亲口给村里人说的哈!她还直夸旺财人好呢,啧啧,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

萝卜花说的可能有些口渴了,旺财婶顺手推过去一碗水,她端起喝了一大口,突然大呼道:“俺那个娘啊,烫死我了,我是说到哪里了?哦,对了,村里人都看见他们两个人一起去集市上买水果,出村回村总是偷偷摸摸的,避讳着村人,其实就是避着你旺财婶子呢,全村人可是都看见了呢!这叫啥子事儿啊?”

旺财婶子听到这里,已是火冒三丈了,硬是强压住心里的怒火。萝卜花也没去管那么多,说完她就没事人似的抱起了雀蛋儿下了炕,“婶子啊,话说哪哪了,我可是要回家做饭去了哈!”

旺财此刻正在自家的地里放耨秧苗,见日头晌午了,就扛着把铁锨往家走,心里美美地想着,老婆会给我做什么饭啊?说不定炒上个小菜,烫了一壶小酒呐!

然而,他的脚刚跨过门槛,就听到旺财婶放声大哭,“俺是不活了,你掐死我算了,看着你一副老实憨样子,其实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啊!你真不是个人!儿大女大的,竟然做出这种丢人的事,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呀?呜呜……”

“这又是哪一出啊,刚才还好好的呢,这一转眼,你是让狐仙附体了?还是邪魔鬼祟附身了?没事找事,你这是那一出啊?快做饭,我饿了!”

“你饿了找我了,你给谁钱找谁去!”

“什么话,我给谁钱了?找谁去呀?莫名其妙的,尽说些疯话!”

“你才是疯了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就拿我当傻子吗?你个旺财,啥时候学的啊?你隐藏得真够深啊!我跟你过了大半辈子,我咋就没有早发现你呢?”旺财婶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倾诉着。

“越说是越离谱了,这是哪跟哪呀?到底你中什么邪了?”

“你说,你给冬秀钱了吗?”

“没给!我又不该她的不欠她的,干嘛给她钱?”

“你还骗着我说给了俺兄弟用了,我今儿才弄明白了,原来你是给了冬秀了!你说,你不欠她不该她的,你为什么要给她钱,还背着我偷偷摸摸地去和她一起上集市……”

旺财婶哭闹着数落着旺财叔,冬秀恰巧急火火地赶过来了,进门就说:“叔呀,婶子,快别吵了,你老两个吵闹什么呢?是为旺财大叔借给我钱的事吧?我刚听那萝卜花路过我家门口说她对你说旺财叔给我钱了,我就快过来说说明白的!”

旺财一见冬秀,就说:“你快回去忙你的去吧,我们老两口子吵吵我们的事,有你什么事儿,你来添什么乱?快走!快走!”说着就往外赶冬秀。

旺财叔觉得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冬秀这一掺乎进来,那就越解释越说不清了。他当初看着她一家太难了,就借了点钱给冬秀钱,怕旺财婶子知道了不高兴,就暗地里偷偷地借给了她,谁知会遭到如此非议?

正是吵闹的时候,大柳坐着轮椅车被一双年幼的儿女踉跄着推着进了家门,见面他就拱手作揖拜谢道:“早就想来谢谢叔婶了,一直腿脚不便,就没能来,千万不要怪罪啊!”说着,他的眼里闪着点点泪花……

“这阵子家里生活有所改善了,多亏了旺财叔借给冬秀钱做本钱啊!旺财带领着她去集市上些蔬菜水果,教她去做点买卖,赚些家用。您是知道的,婶子,冬秀平时村口也不出的,就会下地,胆子也很小,是旺财鼓励着,这才学会了做点小买卖,赚到了些个钱……”

旺财嫂听到这儿明白了,就嗔怪旺财:“哦,是这样呀,那你咋不早和我说呢?”

“我不是怕你误会了吗?看着冬秀一家日子不好过,我就想暗自帮帮她,领着她去集市上做点买卖,她没本钱就先借给她些,一不坑二不骗的,做个小买卖养家糊口,这有什么呢?我是万万也没想到,有人这样背后乱猜啊?”

萝卜花听闻也赶了来,事情是她引起的,她一向就是喜欢嚼舌根子,唯恐天下不乱。此刻,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你看看,你看看,旺财叔本来是做好事,这下让村子里人给传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也险些听信了啊!哈哈,这真是谣言害死人啊!从今个起,我看谁还敢乱嚼舌头根子?”

这时,儿子喜子刚好回家来,也知道了私情的原委,伸着大拇指夸赞道:“老爸,为你点一百个赞哈!不过以后要想做什么好事儿,得拉着妈妈一起去,免得说不清啊!”

“英明,儿子!”旺财叔咧开了嘴笑着,旺财婶看着冬秀、柳子、一双年幼的儿女,不觉泪眼模糊了,“啥也别说了,乡里乡亲的谁家还没有个难处?冬秀,没事儿啦,大大方方地跟着你叔去集市上做买卖吧!钱就先用着吧,不用急着还,等日子好些了再说吧!”

此事明了,自知没趣,萝卜花抱着雀蛋儿哼着小曲子一扭一扭地走了,又不知到哪家去闲聊去了。

送走了冬秀一家人,旺财婶对着镜子捋了捋头发,旺财叔偷眼瞥着老婆,“嘻嘻,今个儿可真好看啊!是不是啊,儿子?”喜子赶紧回应道:“那当然啦!我老妈是最美的啦!”

旺财婶儿听了,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过头忙着去做饭了,回味着老头子刚才说的那话儿,她心里甜甜的呢……

北京儿童医院癫痫中心
长春哪有癫痫病医院
小儿癫痫病有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