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刘能搞笑图片 >> 正文

【看点·新生】潘老汉进单位食堂(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吃过年夜饭,儿子用牙签剔着牙缝,看老爸还在慢慢地喝酒,就掏出硬壳中华烟,弹出一支递过去。跟后“啪”的一声,伸过去红得发蓝的火苗,自己也点燃一支。

“大大,我看你明年不要出门打工了。你烧的菜又好看又好吃,不如进食堂烧几个人锅,又清闲,又不累人。”

“多少钱一个月?”

“一千二。”

“就这点死工资,那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大大失望地说,“我一月干十来天就够了!我不干,太少了!”

“大大,你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们都成家立业了,也不要你的钱了,你该和妈爷享享福了。你在食堂吃饭不要掏钱,一天一包孬烟加半斤左右白酒,十块多点就够了。你一月还能节约几百块,像你这样的年纪,就该保养身体了。光顾多挣钱,累坏身体,还不是我们儿女的负担?只要你和妈爷,身体硬硬朗朗,就是给我们子女挣大钱了。大大从小到大都是听你的,这回就听一次我的,行吗?我也是为你好,过了正月十五就去上班吧。下次买一个鱼竿带回家,你要闲着发慌,就到野外钓钓鱼吧?”

听到这里,潘老汉心里暖烘烘的,自己这么多年累死累活,省吃俭用没有白忙活,值得!是啊,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一代保一代,孙子当客待。一年少挣一二万,算起来是有点心痛,但是假如累出病来,是不是全吐出来还要倒贴?村中有几人,年纪没有我大,坟头都长草了。我该知足了,一天四十元,我老俩口也吃不了。想到这,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到了食堂,潘老汉才知道,加上他只有七八人。中午忙一点,晚饭有人回家吃,早饭吃的人更少。看起来,这几个人的锅很好烧,其实也难得潘老汉愁眉苦脸的。

为啥呢?剩菜都不吃,几天不吃重样菜,中午晚上每人每顿的伙食费不超过十元,每餐至少有一样荤菜。剩下的饭菜,回锅只有他自己吃。

买了四次卤菜,头一次吃得光光,后来一次比一次剩得多。他又舍不得倒掉,有一次吃多了,居然拉起肚子,多花几十元买药。

潘老汉思前想后,还是回家吧。他是爱面子的人,可这些“官老爷”他侍候不了。

“老头子,你怎么回来啦?”妻子吃惊地问。

“我干不了。我偷回来了,我不想去了……”潘老汉低着头,像犯错的孩子,声音低,露出难为情的样子。

“你回来前,打电话告诉儿子了吗?”

“没有。这……我真的说不出口,你打电话替我说一下吧?”

“你叫我怎么说呢?你这一走,儿子也没面子。不是儿子的面子,你能烧上锅吗?你都奔六十的人了,哪能像小青年那样做事,有始无终呢?俗话说,不吃馒头争口气,就是不想干,也要撑足一年,这样合情合理,双方都有面子。不就几个人的锅吗,能难倒你堂堂男子汉?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要不我喊几个会烧菜的,一人传授一两样拿手菜,也够你用的。你先说说遇到了什么困难?”

潘老汉竹筒倒豆子,倒出了肚里的苦水。妻子听后,笑着说当局者迷,我一点破你就懂了。你在家炒菜,倒油像倒水,可人家口味清淡,这怎么行呢?你老惦记着,多吃二两盐,走路超人前过时了!人家是用脑子,不花大力气,流汗少,不需要盐头重。你只要稍微变通一下,准行。

潘老汉仔细想想也有道理,自己都是抱孙子的人了,这样逃回来是没面子。孬好也要撑一年,不行就现学现卖……

这天中餐,潘老汉来了个菜量减掉一小半。油重油轻,盐多盐少,醋重糖轻,各炒一样。青椒炒虾米,他都数过了,每个人只能分两个。糖醋红烧肉,每人只有一块,他特意多放一块。青椒炒臭干子,他也只放四块。凉拌莴笋,一小蝶。油炒花生米,一点煳衣都没有,也只有一小把。中间放一大碗荠菜鸡蛋汤,几乎没有放盐。碟子的对角,放两小蝶盐小菜。是从家里带来的,只有一小汤匙的量。一个是红辣椒,红得水洗一样鲜亮,口一咬很脆有点微辣。另一个是头刀春韭菜,入口越嚼越香。

这一餐,潘老汉见证了,文人的斯文相扫地,风卷残云,几乎一样不剩。他自己破天荒地,中午没吃饱,又下了碗面条。

潘老汉似乎找到了门道了:菜量要少,菜要新鲜,最好是新上市的。他每天买菜也不上账,单放一个荷包里。快到月底一看,领的伙食费几乎花完了。他不得不到会计那里去报账,希望能增加点。

“我不是早和你说过吗,一个月最多只有这么多。人家烧都行,你为什么不行?!”会计微笑着说,“你自己先掏腰包垫垫吧?下个月,你少买点菜,自己扣下来。只能这样了,财务定得这么死板,没办法。”

不知为什么,潘老汉听来好像自己贪污了菜金。没有他人插手,别人干不亏本,为什么自己亏了呢?!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晚上,潘老汉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不好受。打电话告诉妻子,把自己的忧愁说出来了。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不能扣菜金钱!”妻子善解人意地说,“你礼拜天,从家里带些新鲜素菜去,我吃不了,还不是烂掉了。多带几次,是不是能补了亏本?”

也只能这样了,妻子还给了些菜苗和种子,这样就能在单位的院墙外,种了些青菜。早晚闲时,浇点水施点肥,渐渐长大了,吃起来又新鲜又方便。

又到了月底,潘老汉算算,还结余几十块,就问会计,是不是多的就上交呢?

   “那到不必,你留着自己花也行,你带到下月买菜也行。听说你回家讨过几回菜,这是你个人的劳动所得,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别人无权干涉。”

潘老汉听后,心里感到了温暖。就这点死工资,看来只有种点青菜补贴补贴了。

世上的事总是开头难,一适应了就轻松了。几个月下来,潘老汉得心应手了,人也混熟了。有的人就直接提醒他,这菜又几天没吃过了,是不是下餐就炒一碟呢?

烧锅到了这程度,潘老汉能不高兴吗?他闲时到近旁的水塘中钓鱼,开始一无所获,后来慢慢变多了。有时吃不了,还送给单位里的人。

“院长,你把这条大的乌鱼带回家吧?”

“那好。老潘,你辛苦了。”

有时,潘老汉看见女书记员就喊道:“小李,你把这几条鲫鱼带回去吧?”

“潘叔叔,那我就不客气了。”

凭良心说,潘老汉种的素菜,也没少送人。但人心都是肉长的,有时厨房里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两瓶好酒,或者一两包好烟。潘老汉问谁送的,听的人不加思索地说:“管他是谁?送来你就吃,不吃白不吃!”

这样的环境,亲热得像一家人似的。愉快的时候总是感到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三年多过去了,潘老汉不得不退休了。这段时间,人也白胖了些,长了二十多斤肉,所幸的是身体还没有病。

又到了年三十,见了儿子,母亲心有不满地说:“你当初就不该介绍你大大去烧锅,歇了三年多,再出去打工,他能受下那份罪吗?到不如一直在外打工,习惯了,到不觉得怎么累。这年龄,坐吃山空也早了点,他还能干什么呢?”

“大大这么大了,还打什么工呀!也不是日子过不出去,非要出门打工不可。”儿子笑着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递到大大面前说:“院长把你退休领的工资卡,顺便给我带回家了。你以后到月就能到原来的信用社去领钱(现为农商银行),一月一千不到,还不够你们吃吗?没必要出门打工了,没事钓钓鱼。”

“什么?一月一千不到!不干活,拿差不多干活的工资,这我还是第一听讲!”潘老汉耿直着嗓子道,“你哪里拿的,还送回到哪里去!我不想被别人背后戳脊梁骨……我头搭尾不就三年多点吗?怎么可能拿到这么多的退休工资?!奥,我明白了,你小子有能耐了,有权能为你老子谋福利了!赶紧把这个卡退回去,老子能累动,不要你养活。你小子胆敢不听,老子不让你进这个家……”

“大大你想错了,我没有玩花招!我和你儿媳妇一道去银行,交了几万块。不瞒十五年,哪能领到退休金呢?是我们补交的,你的工资是交了保险后的工资,我当时不告诉你,就是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怕你不相信,特意叫你儿媳妇用手机,拍下这段视屏。”儿子站起身,把手机伸向前,说:“大大,你看仔细点,是不是你的儿子……”

潘老汉半信半疑,伸长脖子,看了看,没有了火气,就坐下去又闷头喝酒了。

“大大,上次你求的事,我们没有给你办,大家心里都不愉快。事后我们就反思怎样才能避免呢?我们给你钱你不要,人家送烟酒你收下。你这不是给你儿子惹麻烦吗,你有了稳定的收入,会不会不收呢?那天院长正好在我家吃饭,他们是多年老同学,无话不谈。他单位烧锅的正巧到了退休年龄……”儿媳妇说。

潘老汉听后终于明白了儿子的心意,说道:“在单位烧了几年锅,发现他人爱吃家里的盐小菜。我想明年去城里,用玻璃瓶装家里的盐小菜卖……”

北京治癫痫效果好的医院在哪
比较出名癫痫医院在哪里
北京治癫痫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