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节能项目 >> 正文

【荷塘】空房子(小说)_1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夜幕下的海滨小镇,在色彩斑斓的霓虹中,仿佛刚刚睡醒。杜枫站在叶童的身旁,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沉默了许久。叶童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轻声地说:“杜枫,我说的已经够清楚的了,你好好想一想,我们回去吧!”

“我不明白,我究竟哪里比不上方世杰?”杜枫眼里流露出一丝哀求。

“杜枫,你没有什么地方不好,但是很多时候,爱和婚姻真的是两回事,我希望你能明白。”叶童决绝地说。

“那你爱过我吗?你敢说你一直没爱过我吗?”杜枫看着叶童问道。

“杜枫,你能不能现实些,我刚说过了,爱与婚姻真的是两回事。好了,我不想再说了,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以后我们还是朋友,但绝非你想的那种关系。”说着,叶童向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杜枫站在原地,看着叶童的背影,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叶童是杜枫在市政府组织的公益活动中认识的。那天,叶童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如仙子般从自己身旁走过去。后来听主持人介绍说,叶童是市三中的教师,也是青少年之家的辅导员。杜枫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心跳、脸红,直至助手冯朝阳把义卖活动的流程递给他的时候,杜枫才回过神来。整个义卖活动长达三小时,而杜枫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叶童,叶童那举手投足间的一举一动,杜枫都会觉得那么的优雅娴静。

因为是整个义卖活动的承办方,所以杜枫有机会接触任何一位来参加义卖的爱心人士。于是,杜枫认识了叶童,市三中高二一班的语文老师,这次活动是在她的积极倡导下,而又得到市领导的支持才举办的。从这以后,杜枫经常以策划公益活动为借口,约叶童见面。

杜枫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友萧紫轩,他们的父母曾经是战友。也就是说,当杜枫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媳妇,那就是萧紫轩。萧紫轩是个乖巧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孩,杜枫的父亲杜岳恒和母亲楚梅非常喜欢萧紫轩,萧紫轩进出杜家如同自己家一般。杜枫的父亲杜岳恒转入地方后进入了市武装部,母亲楚梅也进入地方的行政单位工作。

杜枫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名校,毕业后杜枫并没有按父母的意愿进入企事业单位,而是开始筹建属于自己的一间小公司。虽然父亲杜岳恒极力反对,但也扛不过杜枫的软磨硬泡。当看到杜枫的公司做得有模有样的时候,杜岳恒从心里觉得,自己的儿子还行,这一点遗传了自己身上的优点。当杜枫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楚梅开始张罗杜枫和萧紫轩的婚事。

正在两家人商量着准备先订婚的时候,杜枫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告诉自己的父母和萧紫轩的父母:“我如今事业遇到了瓶颈,我想把我和紫轩的婚事往后放放,希望爸妈、萧叔、文丽阿姨能够体谅我,支持我。”

“枫儿,结婚和事业没有任何冲突啊!”母亲楚梅有些着急地说。

“妈,我现在很忙,哪有时间忙结婚呀?你说要是结婚了,我天天这么忙,真的没办法照顾紫轩啊!”杜枫急忙辩解道。

“杜枫哥,我支持你,反正我也没有准备好结婚呢!”紫轩很温柔地拉着杜枫的手说。

“紫轩,还是你最了解我。谢谢你!”杜枫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紫轩。

“算了,老杜啊,我看这婚事就先放一放,随孩子们吧!”紫轩的父亲萧凤鸣对杜岳恒说。

送走了父亲母亲,紫轩笑着对杜枫说:“杜枫哥,我们去海边走走吧。”

“对,你们出去走走吧,我和你爸收拾下房间。”楚梅觉得今天的事情一定有问题,她想支开杜枫和紫轩,好和杜岳恒分析下杜枫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杜枫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紫轩一边低头走着,一边问杜枫。

“紫轩,你别想那么多,我真的是想等事业稳定了再娶你过门。”杜枫一边说,一边看着紫轩。其实,紫轩真的很不错,但是,或许是从小一起长大,就是没有心跳的感觉。曾经以为对女孩子的感觉就是如此,可是自从见了叶童后,杜枫才知道,那感觉真的不一样,那才是爱,叶童才是他今生所要娶的那个人。

“杜枫哥,你别骗我了,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别的女孩?”紫轩笑了笑平静地问道。

“别乱说,你还不知道我,每天那么忙,哪有时间去认识女孩子?”杜枫说的有点心虚。

“杜枫哥,其实我知道你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因为你的身边有我的卧底。”紫轩看着杜枫说。

“啊!卧底?谁啊?没想到你会在我身边安插了卧底啊!”杜枫笑着对紫轩说道。

“说是卧底,也不算哦,只是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的。”紫轩显得有些落寞地说。

“听我说,紫轩,其实,我只是对那女孩有好感,我们并没有开始。”杜枫解释说。

“我知道,要不然,我爸妈和杜伯伯、楚伯母他们张罗订婚我怎么没有反对呢?”紫轩看着杜枫淡淡一笑说。

“紫轩,你听我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结婚应该是很严肃的事情,所以我想我们都该仔细地考虑一下,你说是不是?”杜枫认真且严肃地对紫轩说。

“好啦,杜枫哥,如果你要是觉得非常喜欢那个女孩,你就去追好了,我不怪你。但是,我会等你!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更喜欢你的人了。”紫轩低着头小声地说。

“紫轩,你听我说,这样会把你耽误了。其实,我也想过,或许这样对你造成了伤害,但是,如果我们就这样结婚了,你觉得我们会幸福吗?”杜枫有些着急,拉着紫轩的手说。

“杜枫哥,从我懂事起,我就认定你会是我将来要嫁的人,所以在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男人了。没事的,你不用自责,我说了,我愿意用我一生的时间来等你回到我的身边来。”紫轩一边说一边和杜枫摆手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二】

萧紫轩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自从自己毕业后,就一直想着和杜枫早点结婚。在学校里也有很多男孩子追过自己,但是,在自己的心里,他们怎么能和自己的杜枫比呢?

周末找不到杜枫的时候,萧紫轩给冯朝阳打了个电话,也就是在冯朝阳那里,知道了杜枫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叫叶童的女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紫轩心里有些难过,但那只是刹那的一刻,转瞬间恢复了平静。她觉得,杜枫哥是个比较喜欢猎奇的人,所以,只是一时的兴趣所致,至于自己和杜枫的关系,萧紫轩觉得是任何人都无法拆散他们的。

杜枫不想回家,他知道他回到家里,迎接他的一定是老爸老妈的轮番轰炸。杜枫沿着江堤缓慢地走着,他想理清自己的思绪。自己真的是喜欢上叶童了吗?为什么见到叶童时,自己除了呼吸急促外,都会不知道该说递些什么好,而叶童那礼节性的笑容,让自己觉得是那么的迷人。他掏出电话,看着叶童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自己是那么想见到她。

路一鸣是接到杜枫的电话赶过来的,电话里,杜枫低沉的声音,郁闷的心情,是路一鸣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路一鸣是杜枫的发小,两个人一起长大,所以无话不谈。

“杜枫,咋么了?要跳海吗?”远远地路一鸣对着杜枫喊道。

“跳你个头,哥要是想寻短见,也不会选择跳海这种方式。”杜枫苦笑着对路一鸣说。

“一个大男人,独自徘徊在海边,不寻短见,做啥?”路一鸣笑着问。

“去你的,我不是说了吗,即使想寻短见,也不会跳海的,我怕疼,那鲨鱼一口一口把我凌迟的场景,太凄惨。”杜枫从兜里抹出一颗烟递给了路一鸣。

“怎么了?杜枫,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路一鸣一边把烟点着,一边问杜枫。

“一鸣,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杜枫低声说。

“啊?你说什么?你又喜欢上别的女孩了?你,你这样做对得起紫轩吗?”路一鸣有些激动地问道。

“一鸣,你听我说,我知道紫轩对我好,从懂事开始就觉得紫轩是我要娶的妻子,所以这么多年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做对不起紫轩的事情。”杜枫深深吸了口烟,吐出的烟雾在眼前扩散、蔓延,最后幻化成紫轩那幽怨的眼神,让杜枫有些透不过气来。

“听我说,杜枫,咱们和紫轩一起长大,你对紫轩的那点小心思,我是最了解的,而且我觉得紫轩也是最适合你的人。”路一鸣看着杜枫说道。

“一鸣,我一直觉得紫轩就是我的妹妹一样,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牵动我的情绪,从心里说,我特别希望她幸福、快乐。但是,自从我认识叶童后,才真的感受到什么是爱,那种看不见会想,看见了会心安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杜枫望着远处海面说道。

“你再说一遍,谁?”路一鸣吃惊地问道。

“叶童。怎么了?你认识?”杜枫急切地问道。

“你说的叶童是三中的老师吗?”路一鸣看着杜枫问。

“是啊!一鸣,你认识她吗?”杜枫问道。

“哥们,你听我说,那个叶童是我同事的女朋友,你怎么会认识她?她和你说没有男朋友吗?”路一鸣有些吃惊地问杜枫。

“没有,我和她如今连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我们是在上次活动中认识的。”杜枫感觉到有些失落。

“杜枫,听哥们说,那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叶童的男朋友叫方世杰,和叶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家是世交,最主要的是两个人的感情也非常好。”路一鸣听到杜枫喜欢的是叶童,终于把悬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因为他知道叶童和方世杰很好,而叶童自己也见过,不像是个可以插足别人感情的那种女孩。

“一鸣,但是我真的喜欢上了叶童,自从我见了她后,我觉得我的魂被她拐走了。”杜枫有些伤感地说。

“哥们,即使你喜欢叶童,但是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所以你还是珍惜下你的眼前人吧。”路一鸣拍了拍杜枫的肩膀说。

“一鸣,陪我去喝点酒吧。”杜枫看着路一鸣说道。

“好吧,走。”路一鸣知道杜枫此刻需要在虚构的幻境中回到现实。

【三】

早春的空气中流动着一股冷清的味道。

杜枫起的很早,昨天晚上自己是怎样回来的已经记不清楚了,虽然头有点疼,但杜枫还是醒了就起来而且马上出门了,他怕——怕父母唠叨和责问。杜枫的公司设在梧桐大街的拐角,这里离父亲为自己准备的新房不远。当初选这个公司地址的时候,杜枫就是觉得结婚以后上下班方便些。

站在办公室窗前,望着窗外樱花已经爬满枝头,那一朵朵嫩嫩的粉色在早春的晨阳中娇艳动人。杜枫想着昨天路一鸣和自己说的话,或许真的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可虽然自己会对紫轩有一种关心和牵挂,但确实未曾有过如见到叶童的那种冲动。不管怎么说,自己推迟了订婚应该是个正确的选择。

忙碌中的杜枫接到了紫轩的电话,电话里紫轩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地问道:“杜枫哥,忙吗?中午我过去我们一起吃饭吧?”

“紫轩,我今天确实事很多,一会还要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杜枫想自己冷静下,于是找了个借口回绝了紫轩的邀请。

“那好吧,杜枫哥,你去忙吧。”紫轩虽有些落寂,但那只是一瞬的情绪而已。

放下电话的杜枫,为自己泡了杯浓茶,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没有彻底清醒。冯朝阳走进来的时候,杜枫并没有发觉,他望着玻璃杯里的茶叶在滚热的开水中上下翻滚,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渺小,就如那一片嫩绿色的茶叶一样,没着没落,在开水中沉沉浮浮,既渴望露出水面去感受不一样的世界,又因为自身的负重而使身体不断地下沉、下沉……

整个一个上午杜枫都是在昏昏沉沉中度过的,下午接到母亲楚梅的电话:“枫儿,晚上早点回家吃饭。”没等杜枫说什么,电话那端便传来了挂线的盲音。

翻看着电话号码本,杜枫看着叶童的名字,始终想按下去,哪怕是只听听叶童的声音,或许此刻的心情也会有所改变。在发送键上停留了数秒后,最终杜枫没有按下去。冯朝阳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对杜枫说:“杜总,这是蓝海集团送来的公司基本资料,他们说,希望在下周五前看到我们的策划方案。”

“嗯,放到这里吧,我一会看。”杜枫显然在此刻没有这份心思去琢磨什么策划案。冯朝阳很知趣地退出经理室。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杜枫不想去看,一定是母亲又在催自己早点回家了。当那熟悉的音乐铃声停止的时候,杜枫看了一眼手机。电话竟然是叶童打来的,这让杜枫瞬间来了精神,急忙拿起手机,把电话回拨过去。

“叶童吗?”杜枫问道。

“你好,杜总,是我。”叶童很礼貌地打着招呼。

“叶童,你好,这个时候打电话,一定有事吧?”话一出口,杜枫觉得自己很笨,怎么每次在叶童的面前都会语无伦次?

“杜总,不好意思,没有打扰到您吧?是这样,我们最近在发起一项关于救助失学女童的活动,希望您能帮我策划下,当然要免费哦,我们可没有钱付给您。”电话那端穿来叶童略带调侃的声音。

“这事好说,你有时间把你们发起活动的具体事项和要求给我送过来。”杜枫心中窃喜,不管怎样,只要有机会合作,就有机会可以见到叶童了。

“好了,杜总,那一会您把您公司的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我下午给您送过去。”叶童说话不紧不慢,那清纯而恬静的声音让杜枫觉得心里暖暖的。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
癫痫不发作可以停药吗
女性癫痫病怎么治疗才有效果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