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哈尔滨所 >> 正文

【海蓝.小说】天堂有梦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绣,等俺在城里站稳了脚,立马接你进城享福啊!俺还要为你建一处雯绣苑,让你像城里人一样,过上都市生活。”强子把雯绣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略微凸出的小腹,咬着她的耳根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眸子里闪烁着一片柔情。

苏雯绣柔弱得小鸟依人般,在欣喜而羞涩的窘迫中,承受着强子的激情热吻。这一刻,她的心里交织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万缕,依依难舍地睇视着她倾心的爱人。贾永强阴柔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自得,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白皙的双手在雯绣周身做着性感、夸张而奇怪的物势。

夜渐渐深沉,星光零散,微风荡漾着斑斓月色,像一帘幽梦轻轻捻起深藏在素夜的离殇。

度过最后一个甜蜜的夜晚,贾永强走了,他进城去讨生活,一别便杳无音讯。

十年后,苏雯绣送葬了长年卧病在床半身不遂的公公,带着体弱多病的婆母进城医治眼疾。婆母思念儿子终日以泪洗面,落下角膜溃疡病疾,几近失明。

除了为婆母治病,苏雯绣要去城里与丈夫团聚,她早有这份心思,只因公公卧病需要她的照顾,才延缓了她的计划。

“娘,进了城就可以见到爸爸了吗?”独生子贾小强天真无邪地表情让苏雯绣不得不继续编织着欺骗了自己又欺骗儿子近十年的美丽谎言。

“嗯嗯,爸爸给我们建了好大的房子,他在等着我们进城去享福呢!”此话一出口雯绣把自己吓得一楞。

苏雯绣经历了漫长的思念,渐渐地进入了一个梦幻空间。记忆的碎片构筑了无数个梦境,沿续着这些梦境她又深层地设计着新的梦境且植入大脑,梦境已经成为她的现实世界,她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梦幻。她仿佛觉得她的强子从不曾离开过她,他只是进城上班,经常回来与她团聚,有时他也会带她住在城里那个家,那是他俩共同建造的家,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世界。虽然一切梦境都如海市蜃楼,虽然乡里乡亲及婆母都数着日子说永强有十年没了音讯,可雯绣不承认。一个鲜活的生命时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感受到了他最柔情、最性感的体温,她们相亲相爱,忠贞不渝,她尽情地感受着爱情的甜蜜和悲伤,幸福和心痛,她从来没有觉得那些终生厮守着的夫妻们比她们的爱情更甜蜜,也正是这份深情的爱支撑着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灰色阴冷几近崩溃的日子。

但苏雯绣却有些迷惘了,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怜悯她,心痛她,都在劝她找个好人家改嫁呢?

公公弥留之即特意把强子娘叫到床前嘱托着:“强子娘,绣是个好妮子,多亏她精心照料让我又多活了十年。强子生不见人,死不见鬼的,可把绣害苦了,你再劝劝绣别再等强子了,乘年轻改嫁吧!”这是强子爹临终前唯一的遗言。

那天婆母拉着绣粗糙削瘦的手,心痛地抚摸着她一脸沧桑,含着泪将公公的临终遗言告诉她,婆母痛哭流涕地说:“绣,看到你过得这么辛苦,娘于心不忍啊!”

绣也哭了,晶莹的泪水中她又看到了强子的身影,一种爱的力量在翻滚升腾。她相信那些苦难都不是真的,那些苦难只是她的一个梦境,是梦总会过去的。而强子的爱才是真的,强子缓缓朝她走来拥她入怀,在她的耳边喃喃细语,令她陶醉:

“绣,你真好!如果不是你照顾了我多病的父母,才华横溢的我只能守在穷山僻壤,永无出头之日,你是菩萨活佛给我派来的内助神!”

“绣,你真好!如果不是你放弃了学业,资助我去上大学,我将随着梦的破灭而失去生的希望,我的生命属于你,你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爱!”

“绣,你真好!如果不是你含辛茹苦守候着这个家,我哪能安心奔事业,我的成功也有你的一半,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缘!”

“绣,我想你!你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我想你想的无法呼吸,我要打造一个记忆的监狱把爱锁住,让我们终身厮守在一起合二为一,慢慢老去!”

“绣,你来吧!我在城东为你建了个雯绣苑,你带着妈妈和儿子来享福吧!”

城东,一片大开发的热土。这里没有梦境中的乐园,也没有强子的身影,只有隆隆的机声和喧嚣的人群。

苏雯绣带着老少一家三口沿途打工乞讨辗转半年之久,最后在城郊找到了一个遗弃的旧泵房暂做安身之处。

安顿好婆母,在附近一所农民工小学安排儿子就读,苏雯绣要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她要攒钱给婆母医治眼睛,还要供儿子读书,要让他像爸爸那么有出息。她不能给强子添更多的负担,她相信强子一定会来城东接她们回家的。

“苏雯绣,明天上面来人检查项目工地,你起早点把项目工区的卫生彻底打扫一下。”项目经理交待着,刚要走貌似又有些不放心地转回身特意叮嘱道:“来的是个‘大人物’,可不能有什么疏忽啊,出了问题我们就会被清场的!”

“经理你说的‘大人物’是那些围墙上印着的人吗?”苏雯绣颇有兴趣地问。

“是的!经心点做事吧!”经理头也没回地答道,匆忙去安排其它事情了。

苏雯绣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她在经理的身后很干脆爽朗地喊着:“放心吧,经理。大事做不得,保洁工作俺还能干得!”

来到这个工地前,苏雯绣是在一家保洁公司做保洁工,她做事很认真很细致,经常受到顾主赞扬。可是就在一次为合同单位鑫贾房地产开发集团大厦做保洁工作后,她被莫名其妙的辞退了。

那天苏雯绣懵懵懂懂地从保洁公司出来,她漫无边际地走着,鬼使神差地闯进了鑫贾房地产开发集团的一个项目工区。突然,她被影印在彩钢围板上的雯绣苑巨幅效果图迷住了,这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良久地凝视着画面,仿佛置身在她的强子为她建造的美丽乐园中,她看到了强子张开双臂朝她走来。可是现实中的家园怎么被糟蹋成这个样子了?到处一片狼藉。她不由自主地走进工区操起一个扫把,拼命的扫啊扫啊!

当太阳抹去最后一道晚霞的时候,杂乱无章的项目工区已经换然一新。

“她是谁呀?这么能干!”

“是新招来的保洁人员吧?”

“头,你从哪整来的神人,真跟变戏法一样,那么脏乱差的工区叫她收拾得如此干净利落。”

“你说谁呢?我哪有请过保洁人员啊!”

“那她是谁?莫非是上帝给我们派来的环卫大力神?头,你瞧她多能干!”

“嘿,真是神仙下凡!你去问问她愿意留下不,愿意我们就聘请她。”

苏雯绣戏剧性地成为鑫贾房地产开发集团雯绣苑项目工区的保洁员工。工友们都惊奇地议论着:

“苏雯绣究竟与雯绣苑是什么缘份啊?”

“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

“这不是在拍电影吧?一个叫苏雯绣的流浪女人,误闯入雯绣苑,成了雯绣苑项目部的保洁工!”

“呵呵,太戏剧性了,我想这个苏雯绣一定有故事!”

苏雯绣并不介意大家的议论,她的脑海是翻滚着一幅幅幸福的画面。她想这里就是她的家园,是强子安排她来到这儿的;她想一定要竭尽全力去打扮它,让它像图片上那么美丽;她还想强子让她在此等他,全家人团聚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苏雯绣没有等到明天,她忘记了吃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等候在“家”中的一老一小,在灯火辉煌的工区她忘情地工作着。

第二天上午,几辆高档豪华小轿车驶进了鑫贾房地产开发集团雯绣苑项目工地。那个被经理称之为“大人物”----鑫贾房地产开发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设计师,携他的夫人,总裁的独生女儿前来视察雯绣苑项目工地。

一群有头有脸的人簇拥着他们,从苏雯绣身边走过。这时,苏雯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张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性感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看上去他依然像十年前那么年轻,那么潇洒。苏雯绣在刚想靠近他的瞬间,触摸到自己苍老的脸,突然感到自惭形秽,情不自禁地倒退了两步,这时她看到那双深邃的眼眸向她瞟了过来,四目对视稍倾,他迅速将眼神移开,她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她想再多看他几眼却被一群拍照的记者挡住了她的视线。

这时她听到一个苍老声音在叫“绣---雯绣---”,她看到一个瞎老人拄着拐杖向雯绣苑走来,那是婆母。婆母担心一夜未归的雯绣,摸索着来到了工地。

“妈妈来这做什么?这里是工地有多危险呀!”苏雯绣拉大步子朝婆母跑去。

那几辆豪华小车也启动了,拉长喧嚣着喇叭一溜烟地开出雯绣苑,朝着婆母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像一个动作片里的画面,苏雯绣飞速冲向婆母,把她推到路边,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然后是砰,砰两声巨响,又是一声车轮摩擦地面的刹车声,又是砰的一声巨响。这一切都发生瞬间,小车撞到了苏雯绣,她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扔到空中,重重落在小车的引擎盖上,然后弹起,又像一片枯叶落在雯绣苑彩钢围墙旁的巨幅效果图下。

她用力睁开眼睛忘情地盯着效果图下方首席设计师贾永强的名字,突然那名字变成了一张笑腼,冲着她阴冷地笑着:“绣,你不该来这儿,我要送你回家!”她嘴角抖动了一下,抽搐的神经拉紧面部表情,无法读出她的心语。突然,她感觉高耸入云的雯绣苑楼盘在她的眼前怦然倒塌,缓缓地向她砸来,她感到胸闷,呼吸受到了阻隔,她带着无法揣测的表情闭上了双眼。或许她还在做梦,天堂依然有梦!

孝感哪家癫痫病医院排名好
药物治疗癫痫常用药有哪些
癫痫病哪里治疗好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