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火爆电影推荐 >> 正文

『流年』心药(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润清这几天脸色红润有光泽,看起来那么阳光,笑起来又是那么爽朗,一双眼睛里散发着藏都藏不住的愉悦和飞扬的青春气息,和前几天简直是判若两人。我看到她的时候,用指头点点她的鼻尖,笑着逗她:“怎么,你这死丫头这是又活过来啦?”

她嘿嘿一笑:“不还得感谢你那付及时的心药吗!”

“你呀,总是那么冒傻气,什么时候才能多动动脑子呢?”我拿眼剜了她一下。

她搂住我的肩膀,趴在上面使劲地蹭:“有你呢,我要那么聪明干嘛,多累呀,呵呵!”

“喂,你别蹭了,我这件衣服可是新买的,花了好几张红票票呢!你把鼻涕口水都蹭上了还叫我怎么穿啊?”我看她的嘴巴在自己肩上蹭来蹭去,真心疼那件刚买的上衣。

“哪里有什么口水呀?别人想,我还不奉献呢,哼,走啦!”转身,一溜烟儿人早没影了。我不由笑着摇摇头,这丫头,真拿她没辙。

前几天,润清是半夜两点多敲开我的门的,幸亏我有熬夜看书的习惯,否则非被她吓死不可。人一进屋就扑在我的怀里痛哭不止,问她,却抽抽嗒嗒地说不出话来。我一边关门,一边扶她进里屋休息,不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心里顿时有些慌乱。

递给她几张纸巾,静等她情绪平复下来。当她终于停止抽泣,我又递给她一杯水问道:“好好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半夜三更的你这是闹什么啊?”润清是我多年的闺蜜,虽然比我略大,但在我面前总是表现得比我还小,都是平时被我惯的。

“孟云,我和他过不下去了,真的过不下去了!”润清叫着我的名字,眼泪又汹涌而出。他们夫妻之间的恩爱是尽人皆知的,我不认为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听润清这么一说,我的心反倒轻松了下来。

“他怎么啦就过不下去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轻声安抚她。

润清清了清喉咙,在纸巾上擤了擤鼻涕,紧锁着眉头跟我哭诉,边说边抽抽嗒嗒的像受尽了万般的委屈:“大概七天前,我在他包里发现了避孕药,本来想找他问个究竟,可又害怕问出什么,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你知道,我是爱他的啊!就只好使劲儿忍着,心里偷偷地盼着他哪天能主动给我个解释。没想到,我偷偷观察他,发现那药每天都见少,可他却一句话都没有。云,你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润清摇晃着我的肩膀,心里的烦躁从她手指尖儿传递给我。这样的话问题就似乎有些严重了,因为我知道他们正打算要孩子,润清是不需要服用那些东西的。而他买,无非是别有用途。

“所以你就扛不住,跑过来找我啦?”我故作镇静地问她。

“嗯,这搁谁身上,谁也潇洒不起来。”润清又擤了一把鼻涕点点头,手里,握着一大把纸巾。

“那今晚呢,你和他把事情挑明啦?”我心里有些忐忑地问她。

“说倒是没说什么,可我心里有气怎么也睡不着,他却在那里呼呼大睡,也不理我,像头猪一样。我气得不行,就到你这儿来了。”润清抹着眼泪,嘴撅得能拴头驴。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连谈都没和他谈过,就离家出走。”我试探地问她。

“我不打算回去了,云,我就住在你这儿,等我平静下来,就去和他办离婚手续。”润清弱弱地说。

我明知道她在赌气,但也不拆穿。安慰着让她先睡下,打算天亮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润清就起来了。因为睡得不好,眼圈发黑,更有了明显的眼袋,整个人无精打采,甚至连头发都干涩枯黄。她的眼神里不但了无生气,脸上还隐隐有未干的泪痕。

“唉。”我偷偷为她叹了一口气,知道她受尽了折磨。在我这里住了几天,不吃不喝也不睡,祥林嫂一样整天唠叨,把我搞得精神恍惚,她不神经我都快神经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决定找她爱人谈谈。

润清的爱人叫林枫,最初我给他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润清要和我小住几天,也没说原因。因为润清小孩似的以前就这样消失过几次,所以林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回信息说要我好好照顾她,住够了就让她回家。

周末,我去拜访了林枫。因为是多年的老朋友,有什么话已无需拐弯抹角,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没想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枫就一脸严肃地站起来,边拿钥匙边对我说:“走,孟云,跟我去你家。我要见润清,马上就要见她!”我发现林枫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由紧跟着他下楼。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开车来到我家楼下,林枫一个急刹车,旋风一样直奔五楼。我根本追不上他,就在他背后喊:“林枫,等等我,你没有钥匙开不了门。”

林枫头也不回地喊道:“云,拜托你快点跟上来,我心里都急死了!”我不再说话,只好紧跟在他身后。

我刚一打开门,林枫就直奔屋里躺着的润清。一把将她拉起来,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说:“润清,我不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也不知道,你会看见那两盒避孕药。这都怪我,我不该隐瞒你,但我决不是成心的。今天,就让我都告诉你好了!”

此刻,润清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流汹涌而下!她害怕林枫说出了真相,更加的使自己接受不了,于是忙捂住林枫的嘴摇着头呜咽:“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不要听,我死都不要再听!”浑身颤抖的润清被林枫一把抱住,润清使劲儿挣脱开,蜷了蜷身子,坐到床的深处。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手心里攥出了汗。

“润清,你别闹,安静地听我把话说完,否则你我都会郁闷而死!”林枫好脾气地对她说。

林枫拉把椅子坐在润清床前,用手势告诉我坐在床上,然后接着说那两盒避孕药的来历。这次轮到我和润清傻了眼。

原来林枫和润清结婚的时候,因为手里拮据没去拍结婚照。如今条件好了,润清为了弥补心里的欠缺有了补拍的想法,可不巧的是林枫脸上偏偏长了好多痘痘,问题就出在这上面。

也不知他从哪里听说的,服用避孕药可以快速治疗痘痘,长痘痘是因为身体里的雄性激素过多引起,而药里所含的雌激素能有效地抑制痘痘增长。他为了满足润清的要求,为了照片出来效果好一些,于是就买了两盒每天坚持服用,也不是故意隐瞒,只是没在意。可这件事让无意间看到的润清产生了怀疑,使她痛不欲生,把自己折磨得痛苦不堪,又怕面对真相失去他,所以只好隐忍。

我在听明白这件事情的缘由后,笑着双手合十说道:“仁慈的上帝呀,请您宽恕这两个无知的孩子吧!”然后在胸前划个十字,总算松了一口气。

润清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从床上一跃而起,一通梳洗打扮,久违的笑容又回到那原本亮丽的脸上,嘴里还嘟囔:“早和你谈开就好了,让我受那些折磨,心里还结那大个结,今天你要请客哦!”

“应该的,应该的,连梦云也一起来吧!”林枫讨好地说。

“我就不参加了。但是你脸上有痘痘,应该注意饮食习惯。少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尽量别抽烟、喝酒,还有要保持皮肤清洁,多吃点新鲜的蔬菜水果,这样对你有好处。这避孕药也许根据人身体的差异会起一定的作用,但服药有利就有弊,以后还是应该慎重些的好。”

林枫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可是再也不敢吃那东西了。”润清则白了他一眼,娇嗔地拉起林枫的手,对我鞠躬道谢。唉,这对儿活宝,真是拿他们没办法。

自从把那有关于避孕药的心结解开后,润清又恢复到从前的开朗和乐观,且转变很明显,每天像不知疲倦的鸟儿般叽叽喳喳的,看起来这心病,还就得用心药来医。

癫痫病治疗费钱吗
拉萨治疗癫痫需要多少费用啊
癫痫病会致命吗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