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格调家具 >> 正文

【江南小说★紫陌红尘】衣盛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衣盛一出生,奶奶欢喜的满村派送红鸡蛋。那时,只有条件好一点的人家才敢这样做,一家几个鸡蛋寻常人家是给不起的。

也不怪奶奶欢喜,三代单传呀,上面生了一个女儿,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一个传后的宝贝。

奶奶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虽然不如从前了,但风光还在。奶奶抱着胖呼呼的孙子,笑得像花一样的甜,想了两天,说:“这孩子,将来一定有福,看,天庭饱满,一双大眼多精神,是个有出息的胚子,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光耀门楣,有穿不完的锦缎,吃不完的鱼肉,就叫衣盛吧。”

衣盛满月的时候,奶奶在门前栽下了一棵枣树,奶奶说,衣盛多大,枣树就多大,等衣盛长大一点的时候,正好枣子也结了,衣盛就有甜枣吃了。

衣盛在奶奶的爱护下,快快乐乐的长到八岁,母亲又生了一个弟弟,奶奶更是高兴了,给弟弟取名衣满,希望兄弟俩一生不愁吃不愁穿。

衣满五岁时,奶奶去世了,衣盛一下子失去了奶奶的疼爱,哭得比父亲还伤心。

奶奶走后,家里的光景越来越不好了,衣盛也不能再上学了,父亲从小就是个不怎么会干农活的人,一直有奶奶支撑着,所以奶奶走后,家里的收成年年是村里最差的。

衣盛无奈,恋恋不舍离开了学堂,托了熟人的关系,勉强过了江,独自一人去江对面的县城学裁缝手艺,奶奶一直说手艺在身,不怕苦一生。

衣盛很相信奶奶的话,做学徒是没有工钱的,有时还经常挨师傅的骂,但衣盛硬是忍了下来,因为小师妹的缘故。

小师妹家在县城郊区,正当两人情意深浓时,小师妹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气得立即让小师妹离开了作坊,去别的地方学手艺了,衣盛不敢去找她,也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在这个陌生的县城里,他没有朋友,也没有熟人,只好哭着离开了作坊,没有小师妹在,他也学不下去了,师傅太凶了,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折磨人的日子。

一回到家,父亲气得骂他孬种,就为了一个女人毁了前程。

父亲拿着棍子满屋追着打,被母亲死死抱住他的腿,衣盛才算逃过一劫。

没办法,衣盛只好天天跟着父亲下地瘪怏怏的干活,回到家没事的时候,就无精打采的靠在枣树身上,摸着树皮默默的伤神。

枣树和他一样大了,枣树长得又粗又壮,一到夏天绿得叫人欢喜,每每一家人坐在枣树下乘凉的时候,衣盛看着枣树宠大的枝杈和茂密的叶子,连阳光都找不到缝隙射下来,心里美滋滋的,这是自己的枣树啊!

衣盛喜欢枣树,从小就对枣树无比的钟爱,枣树结枣的光阴,是他最幸福快乐的。枣子越结越多,越来越大,有时候家里吃不完,母亲就拿去卖,虽然村里也有小孩子来偷,但衣盛总是拿着竹杆亲自打下一堆,分给每人一捧,时间一长,孩子们都不好意思来偷,想吃的时候,直接上门来叫:“衣盛哥,我想吃枣子。”衣盛呵呵一笑,丢下手中的武侠小说,利索的起身去打枣子,所以村里的孩子没有不喜欢衣盛的。

十八岁那年,村里同龄的人都订亲了,看着郁郁寡欢的衣盛,母亲也央求着父亲赶紧给他订一门亲事。

亲事不费周折的就订下了,女方是后山的一个姑娘,姑娘比衣盛还大三岁,听说爱挑剔的缘故,姑娘长得很漂亮,但心性颇高,因为山里穷,她一心一意想嫁到周上来,所谓周上,也就是陆地平原的意思,山里人都叫这些平原地区叫周上,她想摆脱山区的憋闷,所以一挑二挑的,看中了衣盛,觉着衣盛不仅相貌好,家里房子也大,那时的青砖瓦房已经是上等人家了。

在乡下,女大三,抱金砖,这种观念还是很根深蒂固的,所以衣盛也满心的欢喜,两人相处了半年的光景,衣盛每天都把自己梳洗得油光满面,又恢复先前那爱打扮的模样,不仅衣服笔挺的,鞋子一定是皮油光泽,都笑那个阳光的衣盛又回来了。最让衣盛最自豪的是,人前人后,他和未婚妻都是那样恩爱,仿佛一对完美的恋人。

冬天的时候,正是农闲时,在乡下喜欢选择腊月结婚,衣盛家想着开口求人家嫁女儿,不想女方先提出了结婚,但是条件非常的苛刻。

一向小气的父亲在这些条件面前死活不同意,那么多的钱,他可拿不出,父亲让衣盛去和女孩子自己商量看能不能减少点,他想着女孩将来是自己家的人,总不会和她父母一般见识,谁知女孩子一昂头,说:“不肯的话就算了,你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呢,谁知道将来是什么样的情形。”

女方不让步,父亲也不肯让步,直说这女方太狠了,不是真心想嫁,真想嫁的话日后就是一家人了,还会在乎几个礼钱?

这样僵持着一段时间,女方突然提出要退婚,而且主动退了以前的彩礼,速度快得让衣盛来不及思量。

不久,听说女孩子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家,婆家在镇上,比衣盛家好十倍也不止。

衣盛彻底蔫了,再也打不起精神,成天一副没魂似的模样,晚上还喜欢坐起来喃喃自语。

父亲气得骂,骂不了,打。挨打的衣盛也不躲,只是抱着头,一副卑微怯懦的模样。

父亲更恨,骂: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魔人精,早知当初,淹死你算了,也省得我心烦。

衣盛默默的听着,低垂着头,不敢吭声。

渐渐的,听习惯了父亲的责骂和埋怨。衣盛嘻嘻的笑,什么也不在乎了,慢慢的人已经不太清醒了,村里人都说这孩子受几回刺激,只怕禁不住了,快去医院看看吧。

父亲懒得理会,说:“一个大男人,就因为一个女人会傻,说什么我也不信。”

父亲不管他,母亲又说服不了父亲,时常忧心的看着大儿子,眼泪往心里流,一次在屋后水塘边挑水浇菜园时,心思太重的她,脚下一滑,不慎落入了水中,当村里劳力们捞起她时,她已经断了气。

衣盛呆呆的看着母亲,突然嘻嘻一笑,彻底崩溃,疯了。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人生不会因为某些人物的痴狂而慢悠。

转眼到了衣满请媒婆提亲了。

女方无一例外的要求送走衣盛,否则不能结婚。

提亲多了,经历了许多相同事件,为了衣满的将来,父亲一咬牙,答应了。

衣满如愿订婚没有几日,父亲哄着衣盛一起去县城里玩,衣盛从疯了后,再也没有出过门,除了下地干活,就是呆在枣树下或者自己的黑暗房间里。他干活不是很能干,但他耐磨,无论太阳多晒,他都没有感觉,只是静静的跟着父亲后面做事,常常听着父亲的喝斥,他嘻嘻笑,弯下腰,更卖力了。

衣盛即使疯了,他仍然喜欢梳头,所以他是疯子中极其奇怪的一种现象,头无论什么时候都梳得整整齐齐的,碰到熟人,他也会拉拉长短不齐的衣裳,嘻嘻笑笑。

衣盛依然爱靠在枣树上,枣树似乎是他唯一的朋友,每天对着枣树倾诉一番,他才安静的去睡觉。

父亲拉着头发光光的衣盛在人山人海的县城里瞎逛悠。

父亲给他一个包裹背上,说:“你等等我,我去给你买包子吃。”

衣盛不敢不答应,傻傻的站在人群里等,很久,父亲都没有过来,他胡乱的在人群里扒来扒去,迷惘失措。

父亲躲在人群里看着他那样张皇,心里一酸,又咬咬牙,流了几滴泪,默默的走了。

日子似乎如意的过着,虽然村里人时常提醒说衣盛会不会死在外面了,但父亲只是苦笑,说:他走丢了,这是他的命,随他去吧,找回来还会走的。

一天,父亲正和衣满在家里吃饭,他偶然抬起头,蓦地惊呆了。

衣盛一脸污垢的站在门口,头发乱蓬蓬的。

衣盛一看见门口的枣树,嘻嘻的笑:“终于回来了,我的枣树,你还在啊!”

父亲和衣满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衣盛找回来的消息惊动了村里人,都说真是奇迹,大约奶奶保佑的吧?

衣满的女友知道了只是惊讶的说:“这么奇?”

女孩子不吭声了,衣满忧急的看着她,女孩母亲说:“现在先不说这些事了,以后再说吧。”

女孩母亲说的以后是在结婚前夕,一定要送走衣盛,女儿不能刚嫁过去就要侍候一个疯子。

父亲没有办法,再次咬牙在一个阴阴的天送走了衣盛,这一次,他把他送到了山里的深处,期望他自己再走不回来。

可是衣满婚后才一个月,衣盛又回来了,一回来他就抱着门前粗壮的枣树亲了一口,欢喜的笑:“我的枣树,你真的还在啊?”

这回,一家人真是大大的吃惊了。

弟媳妇叹了口气:“算了,别再送走了,好歹是一条命,反正我们也要出去打工,就留他在家里陪伴公公吧。”

几天后,衣满和妻子一起去了深圳,那里有姨姐早就给他们安排了工作。

衣盛似乎忘记了那些丢失的日子,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也没有人懂得一个疯子的世界是如何的情境,只了解他是在找自己的枣树,并且沿着枣树的气息归来。

枣树依然旺盛,衣盛依然喜欢靠在枣树的背上,结枣的时候,打下一捧捧硕大的枣子,递给来要枣子吃的小孩子们,等人都走尽了,他抱着枣树兴奋的笑,仿佛抱着他永远的幸福。

2011年4月1日

继发癫痫病偏方秘方
江西治疗癫痫病价格
癫痫的护理方法是什么呢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