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等一寸日光来倾城 >> 正文

【荷塘】一支红玫瑰(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丽倩脸色苍白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眼因哭得太久红肿得厉害,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向艳秋哭诉着:“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的心怎么会这么狠啊?”

艳秋紧紧握着她的手说道:“之前我提醒过你多少遍了,你就是不听,这是你自讨苦吃!”

艳秋见丽倩这副可怜的模样心都要碎了,她轻声安慰并劝说道:“忘了他吧,就当他给你上了一课!”

丽倩仍是泪流不止,痛苦的泪水浸湿了枕头,她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艳秋无奈,不知还能说些什么安慰她,只得轻轻地抱着她。

丽倩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齐腰,她长着一双很妩媚的眼睛最是勾人魂。她喜欢交朋友,热情、活泼、好动,喜欢和男人一起跳舞。

女人们和她同去舞厅,每次都是她最先被男人邀去跳舞,因为跳舞她和小城里一个相貌出众的帅哥刘华好上了。有段时间他们天天晚上勾肩搭背地腻在一起跳交易舞。刘华每天晚上都会殷勤地送丽倩一支红色玫瑰花,丽倩每次说起刘华一脸的甜蜜,她对艳秋说:“我喜欢他的浪漫,我喜欢他的舞姿。我真的爱上他了,迷恋到无法自拔。”艳秋摇了摇头,她知道要想劝说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无异于等待太阳从西边出来。

丽倩的丈夫方景根本就管不住她,她热情奔放的性格就像一匹野马一样。

丽倩和刘华好了几个月,周围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丈夫一人蒙在鼓里,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终这风还是吹到她丈夫方景耳边了,他晚上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她便在家里哭闹。许多人都劝方景:“既然她的心不在这个家了,你就放她自由吧!”可方景死活不放手,劝说的人也懒得管了。

关得住身体,关不住心,无论怎样严加防范,总会有疏漏的时候。方景总得去上班,丽倩还是想到了办法逃了出去与刘华私会。

艳秋不止一次地劝过她:“你都是结了婚的女人啦,还是以家庭为重,你的丈夫才是最爱你的人,别的男人对你不会有真感情,只是玩弄你而已。”丽倩红着脸和艳秋争辩,艳秋直叹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丽倩决定和那男人私奔,趁方景不在家的时候跑回家收拾衣物,还有刘华送给她的许多支红玫瑰,那些红玫瑰的花瓣都被她做成了标本藏在上了锁的柜子里。

她收拾好东西正打算出门,遇见方景回家拿落下的资料,方景见她拿着行李箱,便堵在门口不让她走。

“方景,你让开!我要走,这辈子我只爱他!”

方景的脸色瞬间白了,“我不会让你走的,你嫁给我四年了,难道对我没有一丝丝的感情?”

“和你在一起的四年不及我和他在一起的四个月!认识他之后我才知道自己之前白活了!”丽倩倔强地说着。

方景的脸色由白转青,一改往日的好脾气,愤怒地大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他,看我不把他打个半死,这个王八蛋!”

“你要是敢去找他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丽倩放下了行李冲到阳台上去,用决绝的眼神望着房间里的方景说道。

“我哪点不如他,你做了这见不得人的事还敢如此理直气壮地跟我说话?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丈夫?”方景气愤地说道。

“如果没有他我活不下去。方景,你行行好,放我走吧!”丽倩央求道。

方景怎么都不肯放她走,也不同意离婚,她无奈地进了卧室把门反锁了。

丽倩和刘华好了半年后怀孕了,方景气得吐血,不光是戴了一顶绿帽子,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吧,娶了这样的女人就是灾难!他找来他的姐姐帮他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他和丽倩分别在上面签了字。

丽倩恢复了自由身,就像被困于笼子里的小鸟儿回到了天空可以自由地飞翔了。她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她的爱情,奔向她婚外的那个男人刘华。

刘华是个花花公子,每天头发梳得油亮。他是某公司的职工,家境甚好,从小到大生活条件优越,工作是靠着父母用钱疏通关系换来的。成家后有了孩子也不安分,到处拈花惹草。他追女人很有一套,选定了目标就会发起猛烈的攻势,很少有能逃脱他的魔爪。

他玩遍了小城里的舞厅,目光无时不刻不在捕捉着猎物。他经常坐在舞厅的某个角落里,手里刁根烟若有所思地抽着,眼睛自然不会闲着,到处瞄着,舞厅里进来的每一个漂亮女人都是他的目标。

和刘华纠缠的女人有很多,丽倩只是其中之一。其他女人都是带着玩的态度,只有丽倩认了真。对于刘华来说,一个女人的价值在于他没有追到的阶段,若追到了就没多大意思了,他的最爱永远是下一个未知的女人。他与丽倩交往的同时看上了小城里一位有名的女舞蹈教练史琦,肤白貌美大长腿,天生的尤物,但性子清高冷漠,无论他怎么用何种方式,那女人就是不甩他一个好脸色,这让他苦恼至极。

正当他苦恼时,丽倩奔向了他,告诉他和老公离婚了,而且怀了他的孩子,这对于玩世不恭的刘华来说是晴天霹雳,他哪里会想到她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他心里从没有想过离婚,他用软话哄着:“丽倩,我家的那只母老虎太厉害了,若是我和她离婚,我一分钱都拿不到,你和我在一起岂不是要受罪?”丽倩立马说:“我不在乎你有没有钱,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苦都能吃。”刘华心里想,这女人还真爱自己,于是心一软找了一处偏僻的房子租下来安顿好她,他哄着她让她到医院打掉了孩子。

因为流产丽倩的心情变得很差,她约艳秋到她的出租房里,希望艳秋能够陪陪她。艳秋知道了她离婚的消息,劝道:“丽倩,还是回到方景身边吧,你这么和刘华耗下去能有未来吗?再说他叫你打掉孩子,就是没打算和你结婚,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丽倩说:“不会的,我相信他是爱我的。”艳秋问道:“他有说过什么时候离婚吗?”丽倩沉默了,艳秋说了几句叮嘱的话便离开了。

刘华一边哄着家里的老婆孩子,一边隔三岔五地往丽倩那跑,还一边追女舞蹈教练史琦,忙得不可开交。他用惯用的手段每天很殷勤地送一支红玫瑰到史琦的练功房,却收效甚微。

追不上史琦,他心情很失落。丽倩每天为他做香喷可口的饭菜,也未曾换来他一个好脸色。他再也没有给丽倩送红玫瑰,她把之前的红玫瑰标本放进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刘华不在的时候,她经常打开盒子看,就像看到她和刘华那闪光的爱情,嘴角不自禁地泛起幸福的微笑……

几个月后丽倩再次怀孕了,她暗自想着,这次一定要生下孩子。只要生下孩子,刘华一定会离婚和自己在一起。她隐藏得很好,衣服穿得很宽松,刘华每次来的时候都刻意避开与他温存。等到肚子快四个月了,刘华才发现了端倪,他试图说服丽倩打掉孩子,这一次她可没那么听话了,坚决不同意流产。说软话没有任何效果,她一改往日的温柔,软硬不吃,这使得刘华暴跳如雷,双方争执的过程中他一脚踢向了丽倩的肚子,丽倩当场疼痛地倒在地上,红色的血从她的裙子里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刘华见状吓得倒退几步,慌乱中跑出了出租房,丽倩嘴里不停地喊着:“刘华……刘华……刘华,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扔下我不管了……”她在地上慢慢地挪动着身体,艰难地往沙发的方向爬去,鲜红的血顺着她爬行的方向移动着,血蔓延得越来越多,她爬到沙发旁拿起手机拨了电话给艳秋:“艳秋,救我……救我……”接着就晕倒了。

艳秋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拨通120急救把丽倩送进了医院。医生给丽倩做了流产手术,等她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丽倩用微弱的声音哭诉:“艳秋,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的心怎么会这么狠啊?”

艳秋说:“忘了他吧,就当他给你上了一课!”

十天后丽倩出院了,她去出租房收拾自己的东西要离开,她再次打开那个精致的盒子看着那些红玫瑰花瓣的标本,心中掠过些许痛楚。她蜷缩在沙发一角忍不住哭泣起来。她双手捧起那些红玫瑰花瓣用力地往空中一撒,玫瑰花散落了一地,接着她发出一阵冷笑声,缓缓地起身拎着行李离开了出租房去了艳秋家。

艳秋每天做很多好菜、炖鸡汤给她补身子。一个月后艳秋劝她回到方景的身边,经过这件事带来的痛苦和打击,她终于懂得方景才是对自己最好的男人,便答应了。方景心里虽恨她对自己的背叛,但恨之切爱之深,在一番心理挣扎后还是接纳了她。她重新回了久违的家庭,安分守己尽一个家庭妇女的责任,从此以后没有再踏进舞池半步。

患上癫痫要怎样进行诊治呢
酶诱导型抗癫痫药
癫痫饮食疗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研精殚思网 | 幼儿园墙面 | 石家庄家居 | 巴特勒大学 | 生活用纸展 | 巫师之油 | 运动服代理